响堂铺伏击战,陈赓:有敌骑兵,撤么?徐帅:原计划不变!

来源:admin日期:2019/11/01 浏览:56

1938年3月上旬,八路军129师南下襄垣、武乡地区,寻机抨击邯长大道上的日寇,损坏其交通线。黎城东阳关内表的一段公路,是日寇的运输线。3月16日,陈赓指挥386旅在潞城和黎城之间的神头岭伏击日军,取得了歼敌1000众人的伟大胜利。

3月下旬,侵占晋南、晋西的日军,在连遭抨击的情况下,为协调津浦路作战,相机袭击潼关、西安、陕甘宁边区,仍不息向黄河各渡口进犯。日军汽车在邯长大道和长治到临汾的公路上,日夜运送兵员和物资。

129师决定要在正当地点,对敌运输部队进走一次较大的伏击战。由于先生刘帅去八路军总部开会,战斗由副先生徐帅指挥。

计划己定,便衣侦察组先从各个方面搜集日军兵力安放情况。

日军在神头岭遭到吾军伏击后,在邯长大道一路强化了警戒。黎城到涉县间添设了东阳关据点,驻兵150余人;涉县守军添至400人,黎城1000人多余。公路上常有汽车运输队通过,数目从十几辆到一百众辆不等。

日寇

响堂铺附近公路是沿河而走,路南陡,路北缓到河底,是一个理想的设伏地。在路北设伏,吾军暗藏和出击都很方便;而敌人退守无路路,守也无倚赖;还有,响堂铺离东阳关和涉县两个敌据点的距离都是很远,敌人未便声援。徐帅同陈赓、陈锡联等钻研后,相反决定在这边设伏。

伏击的时间定在3月31日。

26日,徐帅率部从下良起程东移,向设伏地域行动。30日晚饭后,部队带着一日干粮,朝响堂铺暗藏进发。31日早晨,部队通盘进入伏击地域。徐帅的指挥所设在响堂铺路北的后狄村山坡上。

总共准备停当,就等敌人送上门来,但此时,意表的事发生了。

386旅陈赓打来电话:“772团通知,东阳关有200余人进到马家峪;长宁东南高地有敌骑兵,向吾侧后行动。”陈赓判定,能够敌人发现了吾军设伏企图,想从右翼侧击,截断吾后路。他请示:是否将主力撒回到庙上村、鸭儿山去截击敌人?

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徐帅刁难了:倘若敌人发现了吾军设伏企图,将计就计包抄吾后路,那是很危险的,就必须屏舍这次战斗或作别的打算;倘若情况不是如许,盲现在撤出,就失踪了胜利的机会,那也相等于打了败仗。

徐帅在思索着、判定着。

陈赓又打来电话问撤不撤。为防万一,他已把潜在在路南的2个连撤到了路北。

“料敌计险,必察远近……将之道也。”徐帅两眼盯着地图,他判定:敌人不能够发现吾们的围困,否则决不会只派这么点兵力前来“打草惊蛇”。所以他命令:计划不变更,部队要邃密潜在,不得袒露,情况也不要向下传。

同时,他立即命令参谋去把题目搞明了。

过了一阵子,参谋回来了。得到的情报,十足如行家所期待的那样:东阳关倾向,敌人活动一下又回去了,“敌骑兵”是头驮驴,是老平民的。

听完参谋的汇报,徐帅立即向各团重申了按原计划走动的命令。

8时半,日军180众辆汽车排着长龙似的队伍,由黎城经东阳关,向响堂铺地段开来。9时许,在弥漫的尘士中,这串汽车全进入了伏击圈。在公路两侧潜在了一夜的771、669团似乎猛虎下山清淡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,许众日军尚未弄清到底出了什么事就没了性命。

黎城、东阳关的日军慌忙出动步兵300余人,骑兵100余人,附炮4门,前去响堂铺拯救,但在马家拐遭到吾772团的迎头痛击。

下昼5时,日军出动10众架飞机,对响堂铺狂轰滥炸。此时八路军已经迁移到了秋树垣一带。386旅旅长陈赓诙谐地说:“这不是打吾们的,是给物化鬼子吊丧的。”

这次战斗,共击毙日军森木少佐以下400众人,生俘3人,击毁汽车181辆,缴获高射炮4门,轻重机枪18挺,步枪700余支,其它军用品多数。望到这个场面,在朱老总、彭老总带领下荟萃山头不益看战的国民党将领口服压服了,他们随后即派人到八路军总部学习游击战术。

0